有理无情的一箭之仇

2019年3月11日 星期一

有一个乞丐,在大街上乞讨。你可以施舍给他,你也可以不给,都没错。但你冲上去踹他两脚,这就错了。

我就是这个乞丐。

2018年12月31日,我在从山西太原到北京的火车上,接到了来自浙江舟山的陌生来电——我爸干活儿又摔了下来,命在旦夕。他是在船厂做电工的,有很多高空高危作业。他在2018年6月26日已经摔了一次,昏迷了几小时后醒了过来。当时他腰椎压缩性骨折,肋骨断了好几根,头部有皮外伤,全身动弹不得。但所幸脏器和颅内没有大碍,经过几个月的休养,他已经可以弓着身子慢慢走路,捡了一条命。而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,他第二次摔了下来,从十米高的地方脸朝下坠落,似乎活不成了。

继续阅读